“蛛丝球拍”:香港唐人推出中国当代艺术重磅群展

周春芽《绿狗(公)》,玻璃钢、烤漆,105 x 42 x 115 cm,2008

2020年7月8日,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推出《蛛丝球拍——中国当代艺术群展》。展览由李雅璐策展,共展出包括陈飞、陈可、黄宇兴、刘炜、刘韡、欧阳春、谢南星、王光乐、王兴伟、王音、余友涵、周春芽、张晓刚十几位艺术家的作品。艺术家们摆脱以往被观察,被对象化被安置的处境。变被动为主动,在反复击打中回应社会问题与质疑。他们从汲取能量,到织网成片,再到挥舞自如,一连贯的行云流水动作演绎新时代竞技场中的太极推手。

李雅璐:蛛丝球拍——艺术家的编织与回应

以艺术作品为蓝本的讨论早已脱离了生产材料生产工具等基础元素,转而扩展至生发生长中的偶遇与反馈。将其生命之链无限延长,出版标签会作为中间节点而非终点。

正如人类对于蜘蛛结网这一过程的兴趣殆尽至罄,蛛丝成型后的编排重组捕猎回击成为了新的观察标的。但艺术家的主体意识下不甘于被标本化观察,就有了蛛丝球拍,来回应社会的声音。

这样一来一回之间,形成的最好的作品,是经历过无数次检验的球拍自身,在不同语境下,艺术家的反应动作、击球方式形成个人风格。

张晓刚《里和外4号》,布面油画,170 × 330 cm,2006

刘韡《浪》,布面油画,200 × 420 cm,2005

中国当代艺术如何在全球化的过程中,找到确切坐标成为了一代艺术家的共同命题。东方语境,灵魂征兆,是随取随用的搏击工具,中国艺术家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国内,都在艺术世界中面对种种冲击独立生存每每应接不暇。

刘炜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布面油画,104 x 84 cm,1993

但最重要的个人生命被忽视,因此第一批艺术家开始寻求从内找寻根基,构筑编制自我语言,即形成蛛网护盾。

王音《花》,布面油画,180 x 247 cm,企业荣誉2001

王兴伟《无题》,布面油画,80 x 100 cm,2005

这种护盾并未带有表象化的传统东方特征,并非为应和西方媒体关于中国文化的怪异的陈词滥调。是以动态坐标回击不断被质疑的密集刺激,将自己变作关系网络中积极分子,并实时对现存却形态混沌的网络贡献节点动态。可持续的蛛丝培养生态在不断回击中调整结构,吐纳出新,为新生态的孕育提供灵感支持。

余友涵《抽象 2018 · 7-2》,布面丙烯,154 x 127 cm,2018

在高速进程后期剧烈熵增阶段,蛛丝以其柔软包裹性消化这些矛盾,继而以结构面貌展示生产结果。此刻的先锋性并不在于提供巧妙的视角抑或展示华美的技巧,而是要在一种交锋无处不在,兼并吞没时有发生的场内控制收放个人乃至集体情绪。

谢南星《下楼梯的女人》,布面油画,120 x 100 cm,2002

陈飞《失踪》,布面丙烯,80 x 100 cm,2011

击球动作只是一种假设,却对我们理解艺术家与观众的对话有着难以割离的独特属性。将对话概念延伸到肢体维度,形成在时代更迭、历史循环和地域变迁中的交错循环,也是艺术家对艺术思考的剖解与组织,汇聚成一个可以轻松觉知观念的场域。

王光乐《九罐丙烯》,布面丙烯,76 x 51 cm,2004

此次展览艺术家们不约而同选用了蛛丝球拍的策略。从汲取能量,到织网成片,再到挥舞自如,一连贯的行云流水动作演绎新时代竞技场中的太极推手。

黄宇兴《宝藏》,布面油画、丙烯,172 x 276 cm,2012

欧阳春《王的宿命》,布面油画,185 x 280 cm,2008

 


posted @ 20-07-15 11:06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奥讯球探网-奥迅球探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